仲裁专家   资深法务

作风严谨 头脑冷静 思维缜密 应变灵活

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首页    案例    交通事故    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鲁14民终102

上诉人(原审被告):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孟寺镇驻地。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某,山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曹锋,临邑恒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田某某,男,1981123日出生,汉族,住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

原审被告:朝阳某某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朝阳市。

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新华路一段80号。

原审第三人:张某某,男,1989216日出生,汉族,住临邑县。

上诉人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S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RY公司”)、原审被告田某某朝阳某某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W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朝阳公司”)、原审第三人张某某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临邑县人民法院(2018)1424民初16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S公司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二、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被上诉人无诉权。RY公司为第三人张某某的用人单位,张某某属于工伤,RY公司应为张某某承担医药费,其无权进行追偿。德州锦城电装股份有限公司为张某某垫付了医疗费,RY公司主张已将该医疗费支付给德州锦城电装股份有限公司,应出具支付凭证,仅凭一纸证明不能认定支付事实。二、追偿权行使应有明确法律支持,而本案所涉情形尚属法律空白,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庭审中补充:被上诉人应举证证明是否真正支付给德州锦城电装公司赔偿款,一、法人之间的财务行为与自然人之间有着严格区别。如采用现金的方式必须符合现金管理的有关规定,如通过银行转账则应提供银行转账凭证,RY公司不能出具支付凭证则应视为未完成举证责任。二、提供过付证据也能够排除荣益电子虚假诉讼嫌疑。如不出示过付证据,仅凭一纸书面证明,明显系荣益电子代锦城电装公司起诉的虚假诉讼。被上诉人RY公司既不享有追偿权,又无真实交付凭证,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RY公司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被上诉人作为张某某的用人单位,在已经支付给用工单位关于张某某的医疗费后具有追偿的权利,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一审适用社会保险法和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并无不当。关于被上诉人与用工单位德州锦城电装有限公司之间资金交付问题。在一审诉讼中被上诉人已陈述清楚,且有用工单位出具的相应证明,完全能证实资金的过付。至于法人之间的资金过付情况是否违反财会的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财会部门管理的问题,不影响对事实的认定。

RY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被告XS公司按照60%的责任赔偿原告垫付的医疗费,计213215.4元;2.被告田某某DW公司对原告垫付医疗费承担40%的赔偿责任,由被告人寿朝阳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1万元,其余142143.6元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赔偿后不足及免责部分由被告田某某DW公司连带赔偿;3.四被告对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责任;4.本案诉讼费用由四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101855分许,朱某某驾驶鲁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沿德滨高速由东向西行驶至德州市德滨高速141KM+138M处时,其车前部与停止等候通行的被告田某某驾驶的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追尾相撞,造成两车损坏,致使鲁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驾驶员朱某某、乘车人菅某某当场死亡,张某某田某某受伤。德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经现场勘验认定:朱某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田某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菅某某张某某不承担责任。鲁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实际车主为菅某某,该车挂靠于XS公司。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原为DW公司所有,2016810日,DW公司将该车卖给了田某某,现该车所有人为田某某。该车在人寿朝阳公司投有交强险、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及不计免赔险,该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张某某受伤后,20161018-20161031日在德州市中医院治疗,住院13天;20161031-201727日在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住院99天;201727-2017329日在临邑县人民医院治疗,住院50天,花费医疗费18839.26元;20171030-2017114日在济南军区总医院进行二次手术双股骨骨折术后内固定物取出,住院5天,花费医疗费22900.6元(含治疗、检查费320元)。以上事实系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在该判决中因原告张某某未提供其于20161018-20161031日在德州市中医院治疗及20161031-201727日在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的医疗费票据,故对该部分医疗费未予保护,对张某某主张的其余两次住院治疗的医疗费均予以保护。对该判决认定的“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原为DW公司所有,2016810日,DW公司将该车卖给了田某某,现该车所有人为田某某”,本案中原告不认可,但未提出新的相反证据来推翻该事实。原告称第三人张某某系其职工,被派遣到德州锦城电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城公司”)从事仓管工作,2016101855分许,张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受伤,被临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针对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临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临人社伤字[2018]66号)加以证明,该决定书上载明的事实与原告主张的上述事实一致。经质证,被告XS公司、人寿朝阳公司及第三人张某某对原告提供的决定书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另原告庭后向本院提交书面说明称其并未为张某某交纳工伤保险。原告主张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医疗费365359元。针对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张某某20161018-20161031日在德州市中医院治疗的住院收费票据(金额为70059.81元)、住院病案、费用清单及20161031-201727日在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的住院收费票据(金额为266288.50元)、住院病案、费用清单,并称张某某在临邑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花费医疗费18839.26元,该费用也是锦城公司垫付的,仅有住院病案和费用清单提交,无票据提交。经质证,被告XS公司、人寿朝阳公司及第三人张某某对原告提供的德州市中医院及济南军区总医院的住院收费票据、住院病案、费用清单的真实性均无异议。被告XS公司和人寿朝阳公司对原告主张的张某某在临邑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花费的18839.26元医疗费是锦城公司垫付不认可,称该费用张某某已经在(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案件中主张,且法院也保护了张某某的该主张。第三人张某某对原告的上述主张也不认可,称该费用系张某某自己支付。原告称其已将锦城公司垫付的365359元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针对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锦城公司出具的证明加以支持,该证明载明的内容与原告的主张一致。经质证,被告XS公司、人寿朝阳公司及第三人张某某对该证明均不认可,称鉴于原告与锦城公司存在员工派遣关系,仅凭该证明不能证明大额现金的转移行为,原告应当提供本次诉讼之前案涉款项的转账记录。被告人寿朝阳公司称根据其与被告田某某DW公司签订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合同,诉讼费不在赔偿范围,医疗费中超出《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同类医疗费用标准的费用部分不予赔偿(丙类项目不属于医保范围应全部扣减,乙类项目按医保标准扣减15%)。二被告投保时签订了投保单和投保声明书,我公司已经就免责条款对二被告履行了说明告知义务。针对其主张,人寿朝阳公司向本院提供投保单、投保声明书及保险合同加以证明。经质证,原告称本案中投保人投保了不计免赔险,且对于免责条款没有以明显方式向投保人说明,因此该免责条款无效。被告XS公司及第三人张某某称被告人寿朝阳公司的免责事由不成立。被告人寿朝阳公司称其已按照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将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中的10000元支付给了张某某,并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了张某某伤残赔偿金35000元,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了张某某73700.78元;按照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14民终2915号民事判决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了菅某某家属死亡赔偿金55000元,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偿了菅某某家属2000元,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菅某某家属81665.1元。针对其主张,人寿朝阳公司向本院提供(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一份、(2016)鲁1402民初3610号民事判决一份、(2017)鲁14民终2915号民事判决一份、电子转账凭证两份。经质证,原告及被告XS公司、第三人张某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锦城公司曾就其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本案中的四被告及临邑县H物流有限公司赔偿其垫付的医疗费,后又撤回了起诉。本案中原告并未将临邑县H物流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对此被告田某某认为原告遗漏了被告,原告称锦城公司与临邑县H物流有限公司系合同关系,与本案审理的纠纷非同一法律关系,故未将临邑县H物流有限公司列为本案的被告符合法律规定。另原告在庭审中称由于案涉交通事故纠纷已经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审理并作出生效判决,认定事故主要责任人承担70%的责任,事故的次要责任人承担30%的责任,本案中原告同意按照三七比例划分各被告的责任。以上事实经过,由原被告陈述、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庭审笔录在卷予以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医疗费的数额为多少?原告主张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医疗费365359元。针对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张某某20161018-20161031日在德州市中医院治疗及20161031-201727日在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的住院收费票据、住院病案及费用清单。被告及第三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且(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民事判决书中载明张某某在该案中曾就上述两笔医疗费提出主张,但因未提供医疗费票据而未予保护,故原告主张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了上述两笔医疗费共336348.31元,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张某某201727-2017329日在临邑县人民医院治疗花费的医疗费18839.26元也是锦城公司垫付,但未向本院提供医疗费票据,被告及第三人均不认可,且张某某在(2016)鲁1402民初3534号案件中已就该医疗费进行了主张,法院也保护了张某某的该主张,故原告主张该医疗费系锦城公司垫付,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本院认定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医疗费的数额为336348.31元。

二、原告是否已经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及原告是否有义务向该公司支付?原告提供的锦城公司出具的证明加盖有该公司的公章且加盖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建明的印章,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可。原告是否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该公司显然是知情人,该公司在其出具的证明中认可原告已向其支付了该医疗费,因此原告主张已经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本院予以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进行管理的人,有权请求受益人偿还由此支出的必要费用。”锦城公司没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为张某某垫付医疗费,其垫付医疗费的行为构成无因管理,根据上述规定,其可以请求受益人偿还其垫付的医疗费。张某某系原告的员工,张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受伤构成工伤,原告并没有为张某某交纳工伤保险,张某某因工伤治疗的医疗费用应由原告支付。因此原告系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的受益人,原告有义务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该公司。

三、原告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该公司后是否有权向第三人追偿?《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和康复费用按照国家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第四十一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第四十二条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第三人不支付工伤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综合上述规定,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应当由造成该工伤的第三人支付,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支付的,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因此,原告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该公司后有权向造成该工伤的第三人追偿。

四、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负有偿还义务的人有哪些以及各自应承担的责任比例为多少?原告主张的医疗费因张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受伤而产生,应首先在辽N×××××号货车投保交强险的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中偿还,不足部分由案涉交通事故的责任人按其责任比例偿还。因辽N×××××号货车投保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中的10000元已经全部赔偿给张某某,故原告主张的医疗费由案涉交通事故的责任人按其责任比例偿还。鲁N×××××号货车的驾驶员朱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鲁N×××××号货车的实际车主为菅某某,该车挂靠于XS公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二人以上依法承担连带责任的,权利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连带责任人的责任份额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根据上述规定,原告要求鲁N×××××号货车的被挂靠人XS公司承担偿还责任符合法律规定,XS公司承担责任后可以依法向相关责任人追偿,本院认定XS公司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承担70%的偿还责任。

2016)鲁1402民初3534号判决认定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原为DW公司所有,2016810日,DW公司将该车卖给了田某某,现该车所有人为田某某。原告虽对(2016)鲁1402民初3534号判决认定的上述事实有异议,但未能提出足以推翻该事实的相反证据,因此对(2016)鲁1402民初3534号判决认定的上述事实本院予以认可。被告田某某对案涉交通事故承担次要责任,本院认定其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承担30%的偿还责任。因辽N×××××号货车在人寿朝阳公司投有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及不计免赔险,案涉交通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田某某应承担的偿还责任由人寿朝阳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限额内赔偿。被告人寿朝阳公司称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医疗费中超出《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同类医疗费用标准的费用部分不予赔偿,但未向本院明确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中哪一部分是超出《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同类医疗费用标准的部分,因此无法确定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中是否存在被告人寿朝阳公司主张的不予赔偿的情形,本院认定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中不存在被告人寿朝阳公司主张的不予赔偿的情形。若被告人寿朝阳公司有证据证明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中存在其主张的不予赔偿的情形,在其赔偿后可依法向田某某追偿。被告人寿朝阳公司称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诉讼费不在赔偿范围,该约定符合法律的规定,对该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九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垫付的医疗费235443.81元;二、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市中心支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垫付的医疗费100904.49元;三、驳回原告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规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779元,减半收取3389.5元,由原告临邑某某电子有限公司负担389.5元,被告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1500元,被告田某某负担15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是:一、被上诉人是否已经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二、被上诉人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该公司后,是否有权向上诉人追偿。

关于焦点一,被上诉人提供的锦城公司出具的证明中,加盖有该公司的公章以及法定代表人李建明的印章,该证据能够作为有效证据证明锦城公司认可被上诉人已将其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至于被上诉人与锦城公司之间的财务往来、结算方式,对于上诉人在本案承担一定赔偿责任的法律后果无实质性影响。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未实际交付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被上诉人已将锦城公司为张某某垫付的医疗费支付给了该公司,认定正确。

关于焦点二,张某某发生的交通事故经人社局认定为工伤,应享有工伤保险待遇。《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第三人不支付工伤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基于以上规定社会保险基金对受害人先行支付后,代位受害人取得了对加害人的债权,因此社会保险基金享有追偿权。本案中,被上诉人RY公司未为其员工张某某缴纳工伤保险费,但被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应履行给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义务,由于本案责任人未向受害人支付医疗费,被上诉人履行了向张某某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责任,先行支付了该笔费用,同样代位张某某取得了对侵权责任人的债权,因此,被上诉人同样享有追偿权,原审参照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认定被上诉人享有追偿权并无不当,符合社会保险法等的基本法律原则。

本案中被上诉人主张的医疗费,虽由锦城公司先行垫付,但被上诉人将该笔费用支付给了锦城公司,该费用是张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受伤产生的医疗费,应首先在辽N×××××号货车投保的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中偿还,不足部分由案涉交通事故的责任人按责任比例偿还。鲁N×××××号货车的驾驶员朱某某在案涉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该车挂靠于上诉人XS公司,原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认定上诉人作为鲁N×××××号货车的被挂靠人承担受害人张某某医疗费70%的责任正确。

综上所述,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779元,由上诉人临邑县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八日

2019年6月16日 07:30
浏览量:0
收藏